职教调查:超本科线上高职,为什么

作者: 时间:2023-09-11 09:16:43 点击:293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2023年09月11日07版

漫画:贾梓

又是一年开学季。经过高考的洗礼,很大一部分学生将步入占据我国高等教育“半壁江山”的高职院校就读。其中,部分学生高考分数超过了本科线,但最终选择高职专科就读。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走入安徽、湖南、湖北、山东4省最有代表性的高职院校,找到这些学校超过本科线的学生,讲述他们超本科线却最终选择读高职的心路历程,追问“高分读高职”现象背后的原因。

  在职业教育大天地安放自身“小情怀”

今年高考,来自安徽六安的程劭阳高考成绩505分,超出安徽理科本科录取控制线78分,却最终选择了芜湖职业技术学院园艺技术专业就读。

对这名20岁的年轻人来说,报考高职并非一时兴起。6月中下旬,翻看高考志愿填报指南时,程劭阳看到安徽基层农技推广人才培养计划的信息——定向培养,毕业就能入编,纳入全省普通高等学校招生计划,单列志愿、提前批次录取,两所本科院校和三所高职院校承担该计划。

他关注了芜湖职业技术学院的园艺技术专业,也向父母道出将来想从事农业研究的想法。

事实上,这颗农业梦的种子早在他童年时就已悄悄萌发。儿时的程劭阳愿意花小半天时间盯着公园里的园丁修剪花花草草,或是观察小区里花草树木每天微小的变化。他还喜欢研究挖掘机、收割机这些大家伙。到了初、高中,逐渐接触生物学科,他开始知晓一些农学知识,对植物杂交、嫁接、组织培养等产生了浓厚兴趣。

也正是从那时起,程劭阳了解到“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的事迹。“我被袁隆平爷爷毅然回乡研究农业的选择所振奋,被他经历过儿时饥荒之苦、下决心要让全中国人吃上饱饭的志向所鼓舞,被他坚持不懈、不折不挠的精神所感动。”

和程劭阳一样,18岁的湖南长沙考生沙干也希望通过选择理想的学校安放自身的“小情怀”。

今年9月,高考物理类540分、超过本科线125分的沙干将走进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开启3年的学习。

“我对自己学习能力是有认知和自信的,考个普通本科应该差不多。”沙干说,实际上,他的三次模拟考试成绩和最终高考分数相差不多。而填报志愿时,他直接跳过了本科批次,选了自己“内定”的方向。

高一下学期时,沙干已经决定报考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的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专业。他并不害怕这个看上去“吓人”的专业:“我查过这所学校的信息,王牌专业,就业不愁。”

除了就业求稳定外,沙干坦言自己也有一些“小情怀”:“不论是做入殓师,还是其他殡仪管理与服务工作,都需要有文化和生命伦理上的信仰和支持。”

事实上,他们颇具个性的选择最初并没有得到家人的理解。

程劭阳的父母和儿子商量:“现在IT等行业那么热门,你放着这么多专业不选,却选择园林。要不要再慎重考虑一下?”

“农业是国民经济基础,关乎人的吃饭问题,我的人生还是应该由我做主!”面对父母的疑惑,程劭阳回答。

“我们从小都是从农村走出来的,知道农村发展需求的重要性。”思考再三,父亲程卫最终决定支持儿子的选择。

程劭阳所就读的园艺技术专业今年录取的16名学生分数均达本科线。芜湖职业技术学院招生就业处处长周基燕介绍,今年学校共招生6400余人,其中,安徽省普通高考招生总数2448人,两个“双高建设专业”的招生超过本科线的比率较高:机电一体化专业为27.45%,食品检验检测技术专业为20%。

对于儿子沙干的选择,起初父亲有些震惊和不理解。他曾认为,读书轻松自如的小儿子,应该像其哥哥一样考入名校。但在沙干的多番解释下,父亲放弃了干预。出乎预料的是,沙干在北京的哥哥和其他亲戚都十分支持他的选择,这让沙干的暑假过得极其轻松。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院长陈静彬介绍,今年无论是物理类还是历史类考生,分数最高的学生都集中在现代殡葬技术与管理专业。其实,去年考入该校成绩最好的学生也选择这个专业。而该校的招生数据显示,去年通过普通高考录取的新生中,超过本科线的学生占比达到76%,今年这一比例则达到了85%。

  练好专业技能,选定自己的赛道

总分469,比本科批次线424分(物理类)超出45分,这个夏天,在查到高考成绩的那一刻,湖北襄阳考生冯宇轩“心情有点复杂”。

“这个分数,意味着可以上一所本科院校,但可能只够一所民办本科学校。4年后就业时,自己的优势在哪里?”在志愿填报期间,冯宇轩有点犹豫,学费、住宿费、生活费……他算了算,如果读民办本科,对自己和家庭来说,性价比可能不高。

父母建议他复读。冯宇轩结合自己的学习情况预判:就算再来一年,也不一定能大幅度涨分。他考虑在湖北省内挑一所综合实力排名靠前的“双高计划”高职高专院校就读。

经过一番遴选,他锁定了武汉职业技术学院。该校的官网显示,学校拥有4个国家级实训基地,323个校外实训基地,仅校内就有131个实践教学场所。这正呼应了冯宇轩“优先考虑就业”的想法。他分析,从就业角度考虑,与其读一所民办本科的一般专业,不如在排名靠前的公办高职院校中选定一个自己感兴趣、同时相对好就业的专业。

冯宇轩所在的高中班级,与他有类似想法的还有一名高考445分的同学,这名考生也放弃了本科院校,填报了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

填报志愿时,冯宇轩结合自己的优势学科——物理、数学,以及个人兴趣,选定了该校的王牌专业之一——机电工程学院自动化类专业。

今年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的新生王家乐同样是那个被现实“推着走”的考生。这名来自青岛平度的考生,以500分的高考成绩成为该校大数据技术专业录取的最高分,也是该校理工科类录取的最高分——这一分数超过山东省一段线57分。

仅仅在1个多月前,王家乐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崩溃时刻”:执着于自己喜欢的汉语言文学专业,选填志愿时因为经验不足导致滑档。

“他平时性格随和、人缘极好,喜欢读文学名著,热爱中文,得知消息后像换了个人一样,突然变得沉闷起来。”一同打游戏、打球的发小葛永鑫陪伴王家乐度过了这段煎熬的日子。

复读还是就读高职?王家乐最终参考了父母和班主任的意见,选择了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父母都是普通农民,很感谢他们一直支持我,而且鼓励我。”

王家乐说,他之所以选择这所高职院校,主要是学校在山东省内知名度比较高,同时考虑到就业前景,他选择了热门专业——大数据技术专业。

该专业是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云计算技术与应用国家级高水平专业群中的一个热门专业,今年招收120人。在该校党委副书记、院长王鑫看来:“中国数字经济将迈向全面扩展期,各行各业的布局调整和转型升级将不断提速,行业产业的急剧变革也将给职业教育人才培养提出新的命题、新的要求。”

无论是武汉职业技术学院还是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今年录取的新生中,超过本科线的考生不在少数。

武汉职业技术学院今年录取新生5995人。该校招生就业处负责人张一婵介绍,该校通过普通高考录取2576人,其中超过本科线的是1246人,占比超过48%。而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今年录取5200人。该校学工处处长李子江介绍,通过普通高考在山东省内录取2220人,其中,超过山东一段线录取的学生是1518人,比例为68.4%。

暑假里,冯宇轩跟着爸爸妈妈到汽车厂实习的经历让他更加坚信“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在车间,当看到利用高压水流切割的机器在电脑的控制下能任意、精准雕琢工件,以及挥舞的机械臂工作起来又省力又高效时,冯宇轩切实体会到“学好专业知识的重要性”。父母没有读过大学,没有专业知识就意味着只能做普通工人;但如果学了现代化高精尖知识,就能胜任不一样的岗位。即便在同一个车间,做的事不同,薪水也会不同。

  高分读高职,彰显职业教育吸引力

“明明过了本科线,却选择读专科高职。近年来,这种情况在一些特色高职院校渐成常态。”国家督学、湖北省职教学会会长、武汉职业技术学院党委书记李洪渠长期关注这一现象。

李洪渠以自己所在的武汉职业技术学院为例,2023年,该校在湖北5个专业组录取的分数线均超过本科批次线,在河南、山东等8个省投档线超过本科批次线。

来自湖北襄阳的考生唐陈茹高考成绩477分,超本科线53分。她在填报高考志愿时,将武汉职业技术学院放在了平行志愿第一的位置,最终被该校电子信息类专业录取。

唐陈茹直言:“武汉职业技术学院在电信专业领域比一些本科学校更好,而且武职与华为、大唐移动等知名企业有深度合作,学生将来有机会到高科技企业就业,这是我最看中的一点。”

高职学校为什么越来越受到高分考生的关注?

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党委副书记宋超以自己的学校为例分析,“这与学校多年来在职业教育改革创新方面的品牌效应和学生就业创业、升学成才带来的金字口碑息息相关,尤其是学校为了对接山东省地方经济发展和数字化转型升级而构建的高技术服务业专业集群得到了考生和家长的认同。”

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招生就业处副处长徐瑜认为,特色高职院校能吸引众多达到本科线的学生,除了学校的教学质量和就业水准,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不少孩子和家长的观念和意识有了明显转变。很多人认识到:在好的职业院校,有技能一样能实现全面的发展。

李洪渠将其原因归结为四点:职业教育地位的提升赢得了更多高分学生报考;国家对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的重视带动了高分学生的报考;职业教育的类型特色吸引了更多高分学生报考;以及个人发展方向的认知变化使学生有了更为理性的选择。

“现在,职业教育面向高端产业和产业高端培养技术技能人才,更多考生认识到选择职业教育是走上了一条更坚实、更广阔的成才成功道路。职业教育注重实用技能培养,能够更好地满足就业市场的需求,提高就业竞争力,让学生更有学头、有盼头、有奔头。”李洪渠说。

李洪渠同时认为,职业教育在提升对经济社会发展的支撑力和贡献力方面,职业学校在提升社会吸引力、真正赢得应有的社会认可度和美誉度方面,还任重道远,需要政府、企业和职业学校共同努力。

对这些超过本科分数线却选择就读高职的学生来说,人生新的篇章已经翻开。

程劭阳正期待着成为一名“农科生”的生活,他觉得自己离儿时的梦想越来越近。“我们不是农业的‘听话者’,而是农业的‘创新者’;不是农业的‘受益者’,而是农业的‘奉献者’。我希望日后学到有用知识,在基层为农业研究出一份力。”

冯宇轩打算在3年里好好学习理论知识,同时练好专业技能,运用学校提供的各种资源,不断挖掘自身潜力,“在自己选定的赛道上不断实现自我突破”。

开学后通过几次话,葛永鑫欣喜地发现,自己的“铁哥们”王家乐又重新恢复了“二”的状态。新学期,葛永鑫也即将步入一所高职院校的护理专业,“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他笃信自己和王家乐通过努力最终一定会实现梦想,“我们约好了继续往上冲”。

而来自父母、发小的鼓励,以及结识越来越多的新朋友,让王家乐对自己的未来同样充满着信心:“希望自己能够在专业领域继续深造,挖掘自身更多潜力。”

(记者:邢婷 王海涵 洪克非 朱娟娟